邀請好友呦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朝鮮戰爭
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

朝鮮戰爭原是朝鮮半島上的朝韓之間的民族內戰,后分別支持朝韓雙方的美國、蘇聯、中國等多個國家不同程度地卷入這場戰爭。中國人民志愿軍應朝鮮請求赴朝,最終將戰線穩定在38線一帶。

中文名稱:朝鮮戰爭 參戰部隊:朝鮮、中國、蘇聯;韓國、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 戰爭結果:1953年7月戰爭雙方簽署停戰協議

時  間: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 地  點:朝鮮半島 人  物彭德懷 金日成 麥克·阿瑟 李奇微 李承晚 

  戰爭爆發
  從1949年1月至1950年6月,朝韓在“三八線”附近共發生2000多起糾紛。這種武裝沖突不斷升級,終于于1950年6月25日大規模的沖突在“三八線”上爆發了。
  1950年6月25日拂曉,戰爭全面爆發。朝鮮聲稱,“南朝鮮李承晚軍隊越過三八線向北進攻,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發動突然襲擊,這次戰爭是美帝國主義蓄意發動的,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來說,是抗美衛國戰爭”。蘇聯解體后,隨著前蘇聯檔案的公開,廣泛流行的觀點認為1950年6月25日凌晨,在得到斯大林的同意之后,朝鮮內閣首相金日成下令軍隊越過三八線,發動了對韓國的突然進攻。
  由于當時韓國國防軍三分之二的軍隊尚未進入戰備狀態,根本沒有招架之力,三天之后,1950年6月27日漢城(今首爾)就失守了。在撤退時,韓高層驚慌失措,將漢江大橋給炸了,把大批軍隊送給了朝鮮,更快瓦解了韓軍抵御能力。
  值得指出的是,金日成并未事先告知中國詳細的作戰計劃和具體的開戰日期,因此中國大陸與美國一樣,直到戰爭開始才得悉的。這也可以稱為真正意義上的朝鮮單方面“不宣而戰”。
  美國參戰
  1950年6月2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命令駐日本的美國遠東空軍協助韓國作戰,27日再度命令美國第七艦隊駛入基隆、高雄兩個港口,在臺灣海峽巡邏,阻止解放軍解放臺灣。美國駐聯合國代表還向安理會提交了動議案,在蘇聯代表因自1950年1月起抗議中國代表席位被臺灣國民黨政府繼續占有而缺席的情況下,以13:1(南斯拉夫投了反對票)的情況下動議得到通過,但蘇聯解體后,隨著前蘇聯檔案的公開,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時蘇聯駐聯合國大使曾向斯大林建議,蘇聯代表應于6月底前返回安理會,以便行使否決權,反對聯合國通過不利于朝鮮的決議,但被斯大林拒絕了。這就使聯合國順利通過了上述三個決議聯合國軍隊組成。聯合國軍以美軍為主導,其他15個國家也派小部分軍隊參戰。英國、土耳其、加拿大、泰國、新西蘭、澳大利亞、荷蘭、法國、菲律賓、希臘、比利時、哥倫比亞、埃塞俄比亞、盧森堡、南非與韓國防軍均歸駐日的美遠東軍指揮,五星上將麥克·阿瑟為美軍遠東軍司令。7月5日美軍參加了第一場對朝鮮的戰役。
  在戰爭初期,朝鮮軍隊節節勝利:6月28日奪取漢城;7月20日占領大田;7月24日占領木浦;7月31日則占領了晉州。韓國國防軍和美軍被一直逼退到釜山。此時美軍第25師收到死守南方防線的命令,不得再后退。朝鮮人民軍已占領朝鮮半島90%的土地,92%的人口。8月6日麥克·阿瑟將軍在東京與其他高級軍官會面,并說服他人實施風險很大的仁川登陸計劃。
  1950年9月15日,麥克阿瑟登上旗艦麥金利山號親自督戰,在美英兩國三百多艘軍艦和五百多架飛機掩護下,美軍第十軍團成功登陸仁川,從朝鮮軍隊后方突襲,切斷朝鮮半島的蜂腰部一線,迅速奪回了仁川港和附近島嶼。1950年9月22日,撤退到釜山環形防御圈的聯合國軍乘勢反擊,1950年9月27日仁川登陸部隊與釜山部隊水原附近會合,一日之后重奪漢城。
  此外,由于在二戰后,美國為了和蘇聯爭奪世界霸權,美國秘密和日本單獨媾和。在美國的的授意下,日本在朝鮮戰爭中秘密派出了掃雷部隊,是二戰后日本首次向國外派兵。
  美國原先將朝鮮軍隊趕回三八線以北的計劃因戰事進展極其順利而有所改變。麥克阿瑟將軍要求乘勢追擊,將共產主義逐出整個朝鮮半島。1950年9月27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與總統杜魯門都同意了麥克阿瑟的建議,但是總統要求麥克阿瑟只有在中國和蘇聯不會參戰的情況下才可攻擊朝鮮。次日美軍部隊就逼近三八線,1950年10月1日韓國第一批部隊終于進入朝鮮作戰。
  中國參戰
  中國在朝鮮戰爭爆發之前,將第四野戰軍的朝鮮族部隊以師為單位按金日成的要求轉交給朝鮮。1950年5月底,金日成派密使至北京,但毛澤東主席表示了對美國參戰的擔心,并在戰爭爆發后,仁川登陸前,多次提醒金日成和朝鮮人民軍,指出仁川將會是美國登陸地點。朝鮮戰爭爆發后,中國在7月13日即成立東北邊防軍,從河南抽調4個軍及炮兵部隊,開赴東北,增強邊境防御。8月5日,毛澤東電告東北邊防軍領導,要求在8月底完成作戰準備,在9月上旬能夠出動至朝鮮參戰。此時朝鮮人民軍還在韓國洛東江一帶作戰,聯合國軍僅守住釜山防衛圈(僅占朝鮮半島國土3%)一小塊地區。
  仁川登陸后,朝鮮半島局勢逆轉,中國政府幾乎每天都通過廣播警告美國,如果跨過三八線,中國就會出兵。9月30日,總理周恩來在政協國慶大會上發表強硬講話:“中國人民決不能容忍外國的侵略,也不能聽任帝國主義對自己的鄰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10月3日凌晨美國部隊大規模進入朝鮮半島北部前,周恩來召見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要他轉告美國政府:“若美軍跨過三八線,侵略朝鮮,我們不會坐視不顧。”這番警告被杜魯門視為中國對聯合國的“外交訛詐”而沒有被重視。
  中國雖然做出強硬聲明,高層領導人內部意見卻不一致,大部分傾向于不參戰,因為中國歷經多年戰亂,百廢待興,卷入這場戰爭對國家發展不利。前蘇聯解密檔案表明,斯大林作為社會主義陣營的首腦指示中共派兵介入,但是直到10月初,中國政府仍然未能對參戰與否做成最后決定。周恩來趕赴莫斯科跟蘇方討論參戰問題。1950年10月4日,中國西北軍政委員會主席彭德懷奉命抵北京商討朝鮮問題,1950年10月8日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才最終決定介入朝鮮戰爭。中國政府作出這個決定直接原因是美國飛機轟炸中國安東(今遼寧丹東),中國領土安全受到嚴重威脅。朝鮮如被占領,將會更直接威脅到中國的國家利益。中國政府十分顧慮麥克阿瑟是否有可能在取得整個朝鮮半島后繼續向北進軍,威脅到共產黨在中國大陸的政權。即使美軍不襲擊中國,一個與中國有長達1000多公里邊界線的國家落入資本主義陣營,對中國也是很大的威脅。而如果朝鮮亡國,中國勢必要讓金日成在中國的東北設立流亡政府,但這對中國十分不利,因為將為美軍侵犯中國東北提供了強有力的借口。同時,由于美軍進入臺灣海峽,迫使中國中止攻打臺灣的渡海戰役,讓中國直接感受到美國的威脅。基于這些理由,中國政府最終決定出兵朝鮮半島,抗擊聯合國軍。
  第一、二次戰役
  決策形成后,毛澤東和周恩來曾研究過以什么名義出兵的問題,并初步擬定了“支援軍”的名義。黃炎培認為支援軍,就是派出去的,容易讓國際認為中國對美國宣戰。因此改為中國人民志愿軍,并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號,表示不是中國跟美國宣戰,是人民志愿支援朝鮮。戰爭初期,這一名稱讓聯合國軍誤以為這不過是一只小規模的志愿者隊伍。后來聯合國軍弄清中國人民志愿軍是成建制的正規部隊,只是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號后,也愿意承認“志愿軍”這一名稱,以將戰爭限制在朝鮮半島,避免將戰爭升級。
  雖然名稱為志愿軍,但實際是現役部隊整建制地參戰,總司令彭德懷更打趣說:“什么志愿軍,我就不是志愿的!”不過,即使是這樣,當時的參戰官兵對抗美援朝都抱著歡迎、積極的態度,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志愿”。當時的口號是“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1950年10月7日,美軍大舉越過三八線,向平壤推進。與此同時中國人民解放軍所部東北邊防軍改編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為進入朝鮮境內作戰積極開始臨戰準備,彭德懷被任命為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兼政委。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愿軍第38軍率先從輯安(今集安市)渡鴨綠江入朝作戰。入朝后的第一次戰役在1950年10月25日打響。當天志愿軍第40軍第118師在北鎮對聯合國軍發起突襲,用了一個多小時奪回了溫井,聯軍并未料到中國軍隊會在聯軍越過三八線進入朝鮮的情況下發動進攻,而且此前聯軍也沒有收到任何中國軍隊已經跨過鴨綠江的情報。聯軍被打得措手不及,全面撤退至清川江以南。
  1950年11月25日,第二次戰役打響,志愿軍第13兵團於清川江戰役攻擊并擊退南韓軍隊第二集團,然后擊退美軍第2師。聯合國指揮部、美國第八集團軍在土耳其旅掩護下成功撤退。11月27日,在東面戰線,志愿軍第9兵團在長津湖戰役突襲美國第七集團軍的團戰斗隊(3,000士兵)和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并一度加以包圍;但美軍仍在空軍和X兵團掩護下成功突圍循海路撤退。11月30日,美軍第八集團軍被志愿軍第13兵團驅離朝鮮半島的西北部。12月6日,中朝軍隊收復平壤,并把聯軍趕回到三八線附近,初步扭轉了朝鮮的戰局。
  第三、四次戰役
  1950年12月31日,中朝聯軍發起第三次戰役;至1月2日,志愿軍已突入聯合國軍防御縱深15至20公里,將聯合國軍部署打亂,聯合國軍被迫全線撤退。至1月7日,聯合國軍已退至三七線南北之平澤、安城、堤川、寧越、三陟一線,作戰過程中大批南韓軍隊和少量美軍因撤退不及被中朝軍隊殲滅,卻并未殲滅聯軍的重兵集團,彭德懷認為聯軍是在有計劃地南撤,企圖誘敵深入,重演仁川登陸故伎,故命令志愿軍停止追擊,戰役遂于1月8日結束。
  1951年2月11日晚,志愿軍發起橫城反擊戰,牽制住了砥平里的聯合國軍,計劃進攻橫城西北的南韓第八師,由此打開缺口,向原州的美軍防線進擊,志愿軍取得勝利。志愿軍利用橫城反擊戰迫使南韓第三、第五、第八師以及美軍第二師一部和空降一八七團開始后撤,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志愿軍在整個戰場上面臨的壓力。橫城反擊戰后,東線聯合國軍出現了全線動搖的跡象,并開始不同程度的后退,除了砥平里的聯合國軍
  2月13日,志愿軍發起砥平里戰役。溫玉成指揮五個師中的八個團,約25,000人,向橫城以西砥平里美軍第二步兵師23團(弗里曼團)發動猛攻。弗里曼團有團屬坦克中隊、一個野炮營及法國步兵營,兵力約4,500人,擁有堅固的防御工事和火力優勢。志愿軍第39、第40、第42軍的八個團遭受重大傷亡,傷亡高達5000余人。僅40軍參與攻擊的三個團就有1830人傷亡,其中359團3營的志愿軍幾乎全部陣亡。美軍傷亡301人,42人失蹤,美軍稱砥平里戰役為“韓戰的蓋茨堡戰役”,對美軍士氣鼓舞極大。
  1951年3月7日-4月4日,美軍進行撕裂者行動。在3月14日晚上至15日,韓國第1步兵師和美軍第3步兵師重占漢城,標志著1950年6月以來第4次,也是最后一次該首都易手。志愿軍放棄仁川和漢城,全線被迫后退了100多公里,撤回到了北緯38°線以北。
  由于缺乏現代化空軍編制,志愿軍在北朝鮮場上沒有所謂前線與后勤的區別,整個戰線曝露於美軍的猛烈空襲之下,只能利用夜戰突擊,并在夜間以大量民工搶修道路與橋梁,隨炸隨修,修復后又再遭炸毀。戰場上缺乏新鮮果蔬,志愿軍普遍患有夜盲癥,嚴苛的環境逼得志愿軍總司令彭德懷搭機返北京,直言前線之困難。毛澤東思考后向彭德懷提出:“朝鮮戰爭能速勝則速勝,不能速勝則緩勝,不要急于求成。”
  第五次戰役
  1951年4月22日,中國人民志愿軍發動第五次戰役,至29日“禮拜攻勢”結束,聯合國軍開始發動“第二次春季攻勢”,逼進鐵原、漣川。其中志愿軍63軍開始逐山逐水地死守,聯合國軍第二次跨進北緯38°線,志愿軍被迫全線后撤退約40公里以勉強阻止住聯軍的進攻,美軍的彈藥量是平常五倍,被稱為“范弗里特的彈藥量”,中國人民志愿軍損失慘重,負傷、陣亡和情況不明的總數為7644人,180師人員損失大部分為被俘,被俘人數約為5000余人。第五次戰役聯合國軍也損失了8萬多人。從此之后,雙方轉入戰略對峙。
  1951年7月10日雙方終于同意停火,坐到了談判桌前。
  杜魯門政府與聯軍前方指揮官麥克阿瑟的意見產生很多沖突。杜魯門希望避免與中國或蘇聯產生直接沖突,不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麥克阿瑟則以軍事上的勝利為優先,在朝鮮半島的行動很多都未得到華府的首肯,有些甚至違背了華盛頓的決策。1951年4月11日,杜魯門最終決定免除麥克阿瑟的最高司令官職務,由馬修·李奇微接任。這項命令是麥克阿瑟在無線電廣播中與全世界民眾一樣知悉的,麥克阿瑟認為這是杜魯門對他的羞辱。被解職以后的麥克阿瑟在全美受到數月英雄式的歡迎,但是這股熱潮并未持續。
  麥克阿瑟因為與杜魯門發生統帥權之爭,并且主張將朝鮮戰爭擴大至中國,在1951年4月11日被杜魯門解職,不過麥克阿瑟的主張并不是派軍進攻中國本土,他所希望的是藉由海空力量施加壓力,迫使中國盡快妥協結束韓戰。1951年5月15日五星上將奧馬爾·納爾遜·布萊德雷應邀對國會作證時說:“赤色中國并非尋求主宰世界的那個強大國家(此處暗指蘇聯),坦白地說,從參謀長聯席會議觀點來看,這個策略會讓我們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敵人進行錯誤的戰爭。”
  蘇聯秘密介入
  1950年11月初,即志愿軍入朝一周后,蘇聯空軍參戰。1951年中期以后,中國與蘇聯空軍MiG-15多次與聯軍戰機交戰,在鴨綠江南岸平原一帶上空形成了著名的“米格走廊”,是整個朝鮮戰爭期間絕大多數空戰的區域。為避免因蘇聯參戰而擴大戰事,當時美國國防部長范登堡在發布會上解釋道:“中國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空軍強國。”
  米格走廊中最神秘而精銳的力量是蘇聯與東歐地區的飛行員,斯大林命令國防部長華西列夫斯基元帥負責向中國派遣航空兵師,蘇軍參戰人員一律身著中國人民志愿軍軍服,并嚴格限制其飛行員作戰區域。其指揮官為空戰英雄闊日杜布,許多飛行員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洗禮,作戰經驗極為豐富。實際上,他們的指揮系統獨立于中國軍隊,但是主要機場仍在中國境內位于安東附近。那里距離鴨綠江很近,在航程上比起從日本起飛的美軍戰機占上許多便宜。此外,美軍明文禁止空軍單位進入中國境內,絕大多數的時間,這些機場的飛機可以自由起降與集結。美軍飛行員曾經在訪談中提到他們在鴨綠江附近空域巡邏時能夠遠遠看到機場的飛機循序起飛,集節編隊完畢之后以高度優勢進行空戰。盡管斯大林要求嚴格保密,但聯軍其實自蘇聯加入空戰的行列之后,很快自監聽無線電通訊當中知道蘇聯的介入,不過整個朝鮮戰爭期間,聯軍方面也選擇緘默的態度,以免戰事擴大。
  米格走廊的有限區域以及大多數空戰都集中在這個范圍之外,顯示以美軍為首的聯軍并沒有失去對制空權的掌握,蘇聯與中國對于南下建立前進機場的意愿也不高,也造成雙方都會到這個區域進行空戰。以雙方需要飛行的距離來看,美軍的F-86平均停留時間在20分鐘左右,從戰果上來看,美軍的確壓制住志愿軍在朝鮮半島使用空權的能力。然而經過長時間交鋒,美軍試圖以轟炸切斷中國軍隊運輸線的戰略企圖,卻最終未能實現。
  200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前司令員王海在其自傳《我的戰斗生涯》中寫道:“朝鮮戰爭初期,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還相當年輕、弱小,空戰主要是蘇聯空軍打的。”
  第一次停戰談判
  經歷了一年的大規模沖突后,1951年6月23日,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在“和平的代價”廣播節目中提出雙方進行停火談判的建議:“目前最尖銳的朝鮮武裝沖突問題,也是能夠解決的。……蘇聯人民認為,第一個步驟是交戰雙方應該談判停火與休戰,雙方把軍隊撤離三八線。”
  1951年6月25日,中國和美國幾乎同時發表聲明表示贊同,中國在當日《人民日報》中發表社論表示,“我們中國人民完全贊同這個建議”。
  而美國總統杜魯門則在田納西州參加航空工程研究中心落成典禮上發表演說表示美國“愿意參加朝鮮半島和平解決的談判”。
  6月30日,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奉命通知朝鮮人民軍:“我得知朝鮮可能希望舉行一次會議,以討論一個停止在朝鮮半島的敵對行為及一切武裝行動的停戰協議,并愿適當保證此停戰協議的實施。我在貴方(朝鮮人民軍)對本通知答復以后,將派出我方代表并提出一會議的日期,以便與貴方代表會晤。我提議此會議可在元山港一只丹麥傷兵船上舉行。”
  1951年7月1日,朝鮮人民軍總司令金日成和中國人民志愿軍總司令彭德懷答復:“你在6月30日關于和平談判的聲明收到了。我們受權向你聲明,我們同意為舉行關于停止軍事行動和建立和平的談判而和你的代表會晤,會晤地點,我們建議在三八線上的開城地區。若你同意,我們的代表準備于1951年7月10日至15日和你的代表會晤。”這樣,雙方第一次停戰談判于7月10日在開城舉行了。
  朝中方代表為:南日(朝)、李相朝(朝)、鄧華(中)、解方(中)、張平山(朝)五位將軍。
  韓美方代表為:特納·喬埃(美)、克雷奇(美)、霍治(美)、勃克(美)、白善燁(韓)五位將軍。
  朝中方提出三點建議:1、停火;2、恢復三八線為朝韓邊界;3、外國軍隊盡快撤離。韓美方并沒有接受這一建議,要求將停火分界線放置在朝中方控制地區。第一次談判破裂。
  軍事分界線協議
  為獲得停戰談判的有利條件,聯合國軍和韓軍于1951年8月18日-9月18日和9月29日-10月22日分別發動了夏季攻勢和秋季攻勢,分別進攻朝中方西線和東線防線。朝鮮人民軍和中國人民志愿軍轉入防御,同時還遭到了洪水災害,很多防御工事被毀。經過兩個月的激戰,聯合國軍占領了646平方公里土地,平均推進約2公里。李奇微意識到,“沒有誰會相信憑我們手中的這點兒有限的兵力,能夠贏得什么全面勝利”。于是,停戰談判在1951年10月25日重新恢復,地點改在了板門店。
  1951年10月30日至11月下旬間,志愿軍發起局部反擊戰,收復土地178平方公里,并鞏固了開城地區的防御。
  11月27日,雙方就軍事分界線及非軍事區問題達成協議:“以雙方現有實際接觸線為軍事分界線,雙方各自由此線后退兩公里以建立停戰期間的非軍事地區。如軍事停戰協議在本協議批準后30天之后簽字,則應按將來雙方實際接觸線的變化修正上述軍事分界線與非軍事區。”
  雙方僵持
  喋血嶺、傷心嶺
  1951年8月18日-9月18日的夏季攻勢中,為了確保休戰后獲得更為有利的陣地線,自8月18日起,美韓軍隊對喋血嶺和昭陽江東岸地區同時開始了攻擊,進攻比雅里西南方的983高地和773高地的韓軍遇到了朝軍將領方虎山的堅決抵抗,雙方展開了一場短兵相接的血戰,幾天下來,整個山頂都被鮮血染紅了,看到這種凄慘戰況的美軍記者,不由得喊出了“Bloody Ridge”(喋血嶺)這個名字。到8月27日,韓軍被迫撤退,所奪取的各個山頂又被朝軍占領。聯合國軍改由美軍第2師第9團接替南韓軍隊第36團攻擊喋血嶺,該團于8月31日和9月1日從正面進行了攻擊,仍然沒有成功。朝軍躲在反斜面的坑道內,在美軍將要前進到山頂陣地時,突然予以猛烈射擊,因此每次美軍都遭到重大損失。9月5日喋血嶺終被美韓聯軍攻下。
  喋血嶺的損失報告卻給了范弗里特恨大震動,于是美第10軍轉為奪取喋血嶺正北方的851—931—894高地群。目擊這個山峰戰斗的美軍記者喊出了傷心嶺[26]  這個名字。在這場戰斗中,美軍第23團突擊連受到機槍交叉射擊和手榴彈攻擊,還受到了火炮和迫擊炮的集中射擊。第23團兩個營除了退到山谷間避開直射火力,挖戰壕防身外,別無他法。9月16日,美軍第23團詹姆斯·Y·亞當斯團長派出預備隊從兩翼同時攻擊,以減輕正面部隊的壓力,但這次攻擊也被朝軍所阻,一步也未進展。9月20日新任第2師師長羅伯特·N·揚格少將下令參加過喋血嶺作戰的第9團奪取位於傷心嶺兩側的1024和867兩個高地。1024高地被奪下,但因其距離傷心嶺有7公里遠,因而對朝軍反斜面的坑道戰術的壓制效果不大,而且新換上來的朝軍第15團頑強守住了867高地。
  上甘嶺戰役
  1952年10月14日凌晨,聯合國軍第8集團軍司令范弗里特發動金化以北的上甘嶺戰役,雙方在表面陣地上失而復得、得而復失。多次反覆爭奪的結果,兩方面皆死傷慘重。前后歷時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區,共發射炮彈超過230萬發,嶺上泥土平均被炸翻出至少3米。中國人民志愿軍軍隊傷亡情況劇增,不過阻止了美軍的攻擊,更使美軍傷亡情況劇增,環嶺遭擊斃美軍遺尸超過千具以上。
  在范弗里特不能奪得上甘嶺后,美軍沒有能力再發動過營以上規模的的進攻,因美軍已意識到最后仍要靠談判才能結束戰爭。守住上甘嶺上的中國軍隊,全體嘉獎為上甘嶺英雄團。
  正式停戰
  1953年3月30日和31日,周恩來和金日成代表中朝方面先后提出分兩步解決戰俘問題的建議,主張在停戰后雙方立即遣返一切堅持遣返的戰俘,而將其余戰俘交給中立國以保證對遣返問題的公正解決。這一建議獲得了全世界輿論的同情與支持。
  1953年4月26日停戰談判恢復,1953年6月8日,戰俘遣返問題終于達成協議。
  但是1953年6月18日,李承晚集團在美國警衛部隊未加制止的情況下,從戰俘營趕走2.7萬名戰俘,強迫扣留企圖破壞停戰的實現。據《朝鮮戰志愿軍對待戰俘:敵方己方的》和《一屁塞十謊》,麥克勞林遣返時掉了66磅。
  1953年6月19日,朝中方面對這一挑釁行為嚴厲譴責,美國迫使李承晚做出今后執行停戰協定的保證。作為交換條件,美國政府應允訓練和裝備20個師的南韓軍隊,提供10億美元的經濟援助,并簽訂軍事協定。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時在板門店,朝,中,美三方簽署了《朝鮮停戰協定》及《關于停戰協定的臨時補充協議》的停火協議。
  1953年10月1日,美國與韓國簽訂《美韓共同防御條約》,繼續在韓國保留美國駐軍。1954年4月在為和平解決朝鮮問題和恢復印度支那和平問題而召開的日內瓦會議上,未能就從朝鮮撤出一切外國軍隊及和平解決朝鮮問題達成協議。經朝中兩國政府協商同意,中國人民志愿軍于1958年底全部撤離朝鮮。這一行動表明了朝中方面執行停戰協定及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誠意。
  1954年,蘇聯官員和在朝鮮半島參戰的各國代表在瑞士日內瓦舉行會談。但談判未達成一個永久和平計劃,未能解決朝鮮半島南北統一問題,直到60年后的今天,朝鮮半島依然是分裂的兩個國家: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大韓民國。
  1991年朝鮮和韓國簽署了一項進行永久和平條約談判的協議,1992年得到批準。但1991年朝鮮方面開始抵制軍事停火委員會,中國于1994年退出該委員會。2009年5月27日朝鮮軍方發表聲明,宣布朝鮮退出朝鮮停戰協定,將不再受軍事停戰協定約束。
  2009年朝鮮軍方和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聲明稱朝鮮“將不再遵守朝鮮戰爭停戰協定”。2010年10月21日朝鮮中央通訊社發表長篇評論高度評價中國志愿軍功績,授予661736名官兵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勛章及獎章。2010年11月11日奧巴馬在韓國演講時稱美國取得朝鮮戰爭勝利。
迅彩篮球即时比分 天喻信息股票 股票融资融券如何操作 国产在线精彩亚洲久久 中融国通期货配资公司 我国的股票指数 安徽快3 东京热肥佬 世界各地股票指数 股票分析师 极速十一选五 新11选5 云南快乐十分 网易模拟炒股大赛 安徽快三 中国股票指数走势图 学生炒股